别忘了,我除了军人这个身份还有一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6
  • 来源:看狼片955cc国语自产69

  别忘了,我除了军人这个身份还有一样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郭氏接班人。”郭参淡淡的吐出几个字。

  许锦灵皱了皱眉头,试问:“你不当兵了?”

  郭参如果要接手郭氏的公司,那必须要结束自己的军旅生涯,他能吗?

  听到许锦灵的话,郭参脸上划过三道黑线,当兵?他现在已经是首长级,哪里需要当兵。

  “就算我不接手郭氏,也必定是我的人接手,绝对不可能是郭子瑞。”郭参双手抱胸,极其认真的看着许锦灵道。

  许锦灵赞同的点了点头,郭氏是不能让郭子瑞接手,郭参要找,肯定也是找自己身边的人先来。

  许锦灵如是想着,却不知道郭参的“我的人”和她想的并不一样。

  “不对,我们现在并不是说这个问题。”许锦灵点头后猛然发现问题早已转移,不由重新追问道:“我问你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  为什么要替她做这些,如果是怜悯,她根本不需要。

  “没有原因,这些都是我该为你做的。”郭参淡瞥了她一眼,仿佛她问的问题及其白痴。

  他的答案并没有让许锦灵感动,反而惹起了她的怒火:“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,我不需要任何人插手帮忙。”

  郭参看着忽然变成刺猬的许锦灵,不多话,一语戳破了许锦灵的软肋:“你觉得你还有那些资本吗?”

  许锦灵一惊,完全没有想到郭参会这么直接的拆穿她现在的经济情况。一双大眼睛瞬间染上了水雾,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也不由暗自握成了拳,咬了咬牙:“就算是那样,那也是我的事!”

  “你的事?那你可以解决?”郭参看着许锦灵委屈而又倔强的模样,心里忍不住心疼了一下,但却依旧使自己声音冷下来。

  “我……”本来理直气壮的她,听到了郭参的话,她忽然无言了。

  他说的没错,她是一点点反抗的权利都没有。

  从小到大,她都认为自己是幸福的,以为生活可以一直这么美好下去。她也一直认为自己是朵坚强的野蔷薇,肆意而又真实。

  可是,等到父亲死后,所有的人都可以欺负她,她才明白,她一直都不是野蔷薇,只是一株普普通通的蔷薇,一直生存在父亲为她铸造的温室里,父亲离开了,她就什么也不是。

猜你喜欢

是你要我安心养胎的,老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死

是你要我安心养胎的,老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死,孩子怎么会养得好?”摸摸肚皮,我告诉自己,至少得生下一个三千五百克的胖小子。“妳就两片咀皮厉害。”“你嫌我厉害错了位置吗?”我假作娇嗔

2020-04-26

一路上,我都刻意去忘记,那个太子府邸里除了我心心念念的阿朔

一路上,我都刻意去忘记,那个太子府邸里除了我心心念念的阿朔,还有两个“伟大的”女性,忘记她们对阿朔很重要,忘记依照阿朔的盘计,我得称她们一声大姊、二姊。而我的刻意,在此时被花美

2020-04-26

算了,还是见面跟阿朔把话说清楚。

算了,还是见面跟阿朔把话说清楚。他忙的话,我扼要讲几句就走,顺道提醒他回京时,帮我把水晶杯带上。若他不忙,就多待一会儿,告诉他,这些日子我好想他,我总算了解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

2020-04-26

虽然我也怀疑,儿子都二十岁了,母亲为什么还不能安心放手?

虽然我也怀疑,儿子都二十岁了,母亲为什么还不能安心放手?难不成那位少年皇帝是个阿斗?唉,我居然诓了橘儿去嫁给阿斗,想至此,心底有些许不安。“皇太后只求安稳,不问改革,多年治理换

2020-04-26

说到这个,我想起那个带着茉莉花香的黑衣人。

说到这个,我想起那个带着茉莉花香的黑衣人。我确定了,他是人,不是我潜意识里的幻想。前几天,我陪着镛历、镛岳他们玩鬼抓人,日里玩得太疯狂,晚上两条腿酸得动弹不得,只好把双脚搭到墙

2020-04-26